范應波訴通冠財產保險合同案 如何認定保額96萬元最關鍵

一個并不復雜的案件,一二審法院判得很蹊蹺,上訴后被高院打回重申。  

記者查閱“范應波、河南通冠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通冠公司)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顯示,河南省內鄉縣鎮關鎮的范應波因與通冠公司、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下稱平安公司)因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河南省滎陽市人民法院(2019)豫0182民初15號民事判決,提起上訴。上訴后,被高院打回當地法院重申。

范應波代理人河南省菊城律師事務所律師靳義栓在發表代理意見時稱,2012 年范應波與通冠公司簽訂按揭銷售合同,約定保險費用 30491 元,2012 年11月該車發生意外事件,山上滾下大石頭將車砸壞。范應波立即通知通冠公司,通冠公司派人將車接回鄭州修理,此后至今范應波就沒有見到該車。 

鄭州中院一判決書確認,該車范應波實際交款 415750 元。范應波購買的車輛保險手續由通冠公司辦理,所有保險手續全部保存在通冠公司,范應波手里沒有投保的任何手續。范應波購買的挖掘機系分期付款,通過通冠公司在光大銀行辦理分期付款手續。

從購車到車出險的半年多時間里,此間范應波按期付款。在出險后,通冠公司把車接回,從 2013 年元月開始,范應波不承擔分期付款的義務應由通冠公司和保險公司來賠償范應波分期付款的義務。

記者了解到,一審范應波提交4 份證據。靳義栓認為,事實清楚,法院應該支持范應波的訴訟請求。但遺憾的是,“法院以我提供的保險單復印件為由,駁回了我的請求,我被迫上訴。”范應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標題:一二審何以敗訴   

2012年4月25日,范應波與通冠公司簽訂一份按揭銷售合同,約定“保險費30491元”,車輛型號LG6210,整機編號6111330,發動機號60085372。  

半年后的2012年11月,該車輛被大石砸毀,拉到鄭州維修廠進行維修。鄭州維修廠預估維修費30多萬元,通冠公司與范應波協商想讓范承擔20萬元,遭到范拒絕。

在一二審時,范應波為購買該車向通冠公司支付了415750元,但通冠公司實際交保費2000多元,由于通冠公司沒有足額繳納保費,造成的損失應由平安公司在保險范圍承擔,不足部分由通冠公司承擔。 

范應波與通冠公司簽訂按揭合同后,但原件存放在通冠公司處,范應波沒有保險手續任何證據。通冠公司對保險辦理的整個過程,范應波均不知情,且發生保險事故后,通冠公司沒有告知范應波理賠程序,亦沒有提醒范應波追償保險和提供相應的證據。

保險合同保險額為960000 元,按照鄭州市中級法院作出的(2017)豫01民終17402號判決書,認定事實“范應波向通冠公司購買兩臺同類型的車輛,共計支付貨款83.35萬元,雙方均未提供證據證明該款支付的確定對象,故應認定為兩車均分為宜,即每臺車輛各支付415750元。”

記者查知,范應波在一審時提出通冠公司實際交納保費2000多元,只能賠付10多萬元,但沒有實際證據支持。通冠公司代理人在二審庭審中,也承認保險公司賠款10萬多元,因此才出現了范應波認為通冠公司沒有足額投保的情況。   

在一審時,范應波出示的證據保險保單是從通冠公司財務處復印,只有復印件,沒有原件。通冠公司代理人張紹輝律師在庭審中承認范應波的車輛有保單,但查不出來。平安公司代理人司萍萍律師在庭審中說范應波提供的保單系復印件,無法核實。

就此,一審法院要求通冠公司和平安保險在七日內提供證據,但通冠公司和平安保險在法庭要求的期限內均未提供證據,未提交證據應承擔不利的后果,但一審法院居然駁回了范應波的起訴,其判決顯然是錯誤的。 

在二審中,通冠公司代理人張紹輝律師再次在法庭上陳述“通冠公司為范應波的車輛投有保險,且保險公司賠付了十多萬。”說明通冠公司確實為該車輛購買了保險。平安公司代理人司萍萍堅持認為,通冠公司所稱理賠及范應波所稱的平安公司已理賠的沒有依據,需回去核實。法庭限平安保險三日內核實證據,但平安保險仍不予回復,范應波再次敗訴。

據查,一、二審法院在判決該案時,沒有按照“誰不舉證,誰承擔訴訟的不利后果”的原則進行判決,通冠公司和平安保險代理人在明知范應波在不能提供原件的情況下,不配合法院,不提供任何證據,串通一氣,損害范的合法權益故意,迫使范提出再審申請。  

標題:涉嫌合謀套保

范應波向記者強調,不是因為他違約造成合同解除,而是因為挖掘機質量問題,造成不能正常使用,因此他對折舊、貶值均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通冠公司辯稱,范應波與通冠公司合同解除后,應當恢復原狀或以其他方式補償。通冠公司對因質量問題產生的損失及購車款已賠償了范應波,而范應波使用了挖掘機4000余小時,依據合同法有關規定和公平原則,應當賠償通冠公司機器貶值的損失。    

     誰對誰錯,最終需由法院判決。

不過記者調查發現,冠通公司這家公司最近改變了名字,其曾用名為河南通冠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在訴訟期間,就改變名稱,涉嫌存在逃脫懲罰的故意。”北京一位律師如是分析。

不僅如此,冠通公司在2019年10月28日工商變更,涉及股東、發起人變更。變更前:劉芳:92.5%;張華:1.5%;楊峰:1.5%;謝華:1.5%;張福根:1.5%;王凱:1.5%;變更為:段燕飛:12%;劉芳:88%。2019年10月30日,通冠公司股東變更,新增股東段燕飛,而楊峰、張華、謝華、王凱、張福根從股東中退出。 

據查,冠通公司的主營業務為工程機械設備和農業機械設備的銷售、維修、租賃,工程機械零部件和農業機械零部件的銷售及維修;貨物及技術的進出口業務;機械設備技術咨詢;企業管理咨詢;二手設備及其他機器設備的購銷、維修及租賃等。  

據天眼查顯示,現在冠通公司由劉玉華擔任法定代表人,該公司曾因買賣合同糾紛而起訴他人或公司3起,而冠通公司的董事長則由段志軍擔任。 

段志軍,何許人也?河南通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冠通投資公司)注資10000萬,成立2008年3月5日,段志軍為法定代表人。通冠投資公司董事長段志軍,他的另一個身份是鄭州市工商聯副主席。據天眼查通冠投資公司顯示,其風險監控的內容包括,自身風險9,周邊風險565,預警提醒42,自身風險9。 

記者采訪了解到,冠通公司對外投資2家,即西安冠通和蘭州冠通。6家分支機構,冠通平頂山分公司、冠通周口分公司、冠通鄭州分公司、冠通三門峽分公司、冠通駐馬店分公司和冠通洛陽分公司。天眼查顯示,冠通公司周邊風險達到152,該公司投資的冠通西安、冠通蘭州,顯示經常異常,具有高風險。西安通冠曾因其他原因而受到行政處罰。 

記者查知,涉及其他風險的多達100起案件,盡管標的不同,但案由及主要事實基本差不多。另有預警提醒12起,可見也不少了。這其中包括,該公司發生了主要人員變更3起,通冠曾因買賣合同糾紛而起訴他人或公司多達28起,曾因追償權糾紛而起訴他人或公司多達19起,同樣,蘭州通冠曾因融資租賃合同糾紛而起訴他人或公司多達15起,蘭州通冠曾因融資租賃合同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多達11起。  

據天眼查,冠通公司實際控制人劉芳總股權比例98.4%,余下股權1.6%由自然人段飛燕持有。不過,冠通公司投資的西安通冠公司,曾因登記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冠通公司是一家法律風險極大的公司。據天眼查,至今,冠通公司涉及的法律訴訟45家,要么是被人起訴,要么就是起訴他人。鄭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商人對記者說,在他眼中,冠通公司就是一家官司纏身糾紛不斷的企業,“現在的冠通公司的實力比較大,一般人得罪不起。”范應波說。

記者  司馬俊杰  鄭州報道 


本文來自大新聞網,由大新聞網編輯人員整理上傳,請勿轉載!
本文網址:http://www.ccfxnp.tw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大新聞網系信息發布平臺,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瀏覽過本文章的用戶還瀏覽過
香港六合图库区